罰得太輕了,聯想控股的先聲藥業想壟斷百姓的救命藥,被罰款1.007億,但是最終還是成功收購托畢西藥業,實質上是完成了對于救命藥從上游到下游的全壟斷了。

這場豪賭真的是資本的勝利嗎?北京托畢西藥業有限公司是中國唯一一家能夠生產巴曲霉注射液的藥企,這是一種治療急性腦梗死的救命藥,屬于腦梗唯一的急救藥。先聲藥業覺得自研太麻煩了,打算直接收貨托畢西,但是由于托畢西內部對于收購是很抵觸的,于是先聲藥業就反手來了一招截流,巴曲酶原料藥生產商全球只有一家,就是瑞士的DSM Pentapharm,2019年4月份的時候,先聲藥業通過高出市場價好幾倍的價格拿到了巴曲酶原料藥在中國境內的獨家代理,也就是說以后你想要買這個巴曲酶的原料藥,你就必須由先聲藥業說了算。

“企業最大的資產是人?!?---日本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梢哉f,對于互聯網巨頭而言,流量的收入根本沒有用戶的資源值錢。阿里這一記釜底抽薪,有點像在對騰訊“致敬”,而對于話費業務方面,阿里旗下的天貓話費業務量似乎更大,用戶資料也更齊全。

其實現在商業競爭也都是哪一個領域火爆大家就往哪一個領域擠。前段時間美團進軍打車界,號稱上海一天的交易訂單就達30萬,又如阿里被傳言直投3億扶持-潮多多APP,主打“一折大牌”,把香奈兒、Gucci等國際大牌價格打下92%,讓用戶無需再為華而不實的高價奢侈品接盤,質量也有平臺保障,短短半年就俘獲了800萬一二線都市青年的潮流心,阿里的實力跟騰訊比,此次又能否分出高下呢?

所以很難評價這一場豪賭中誰是優勝者,但是可以確切地說,這場豪賭之下多的是無辜者受害,資本博弈之下,無辜百姓遭殃。

那托畢西藥也多次向先聲藥業進行詢價,但先聲藥業每次都是以各種理由來推脫,就是不報價,最后更是表示說必須要將原料藥的供應作為股權談判的一部分,不單獨銷售原料藥。拿不到原料,那沒有辦法生產了,于是在2020年的時候托畢西就停產了,最終受到傷害的是誰?就是等待救命藥的這些患者。

先聲藥業的壟斷行為也被舉報到了市場監管總局,他們辯解說他們不報價不發貨是因為他們自己也在搞研發,他們需要這種原料藥滿足自用和庫存不夠等一堆的理由,不過這種辯解被市場監管總局一一駁斥了,所謂的研發實際上它的使用量只有0.8203升,完全不影響對外銷售的,而庫存不夠根本就不是問題。調查當中還提到了說托畢西藥業不愿出售股權,但是先聲藥業通過壟斷貨源明確表示以原料要作為籌碼實現收購托畢西藥業的目的。

先聲藥業的這些行為是為了控制供應鏈,最終進入到巴曲霉注射液市場,所有的狡辯都是借口。而且這種藥是屬于不可替代品,發生斷供之后影響到了相關疾病的治療,最終先聲藥業被依法罰了銷售額的2%,也就是1.007億!不過這對于財大氣粗的先聲藥業來說只不過是不痛不癢。

就在近日,先聲藥業更是在這里收購糾紛當中仲裁勝訴了,托畢西藥業100%的股權必須轉讓給先聲藥業,這場收購之爭是以先聲藥業完勝落幕的,從原料到制作,最終在這款救命藥上徹底實現了壟斷。而先聲藥業的運營發展,聯想有著深刻的痕跡。

早在05年的時候,脫胎于聯想投資事業部的弘毅投資,出資2.1億拿下先聲藥業31%的股權,柳傳志當年是特地趕到南京去參加投資簽約儀式的,從09年至今,聯想一直都是先聲藥業的最大股東之一,同時還是先聲藥業戰略委員會三名成員之一。

先聲藥業這次通過斷供原料來收購托畢西,確實是贏麻了,不得不說,資本真是好手段??!他們當然不會在乎,因為還有數以萬計普通老百姓的患者在眼巴巴的等著救命呢!

關鍵詞: 聯想再作妖 被罰一億后徹底壟斷老百姓的救命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