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業在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中,擁有著絕對的支柱作用。

不然大多數發達國家也不會將金融業視為帶動GDP增長的核心動力。

雖然我國主要以實體制造業為主,但近幾年金融業的發展,大有迎頭趕上的趨勢。

與國外不同,我國金融業主要以國有為主,民營企業占比幾乎很少。

許多民營企業家也在覬覦金融業所帶來的高利潤,硬著頭皮也要往里擠。

例如前幾天前頻頻登上熱搜的馬云。

有這樣一句話:既然山不向我走來,那我便向山走去。

馬云也說過類似的一句話:如果銀行不改變,那我們就來替銀行改變。

說實話,這句話對于任何一個企業家來講都感覺是在吹牛,但唯獨馬云不是。

畢竟馬云憑一己之力就改變了國人的消費習慣與支付方式。

所以馬云的一席話,也不得不讓銀行開始重視起來。

以阿里旗下的螞蟻集團為例,已經涉及金融、基金、信貸等多個領域。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不被叫停,在2020年的那個冬天,螞蟻集團大概率會上市成功。

之所以被稱為螞蟻是有出處的,2004年,馬云在阿里的報告會中演講了一篇名為螞蟻戰勝大象的文章。

所以,到后來馬云組建金融集團時,就直接用螞蟻來命名了。

發展到2020年,螞蟻金融的確有了扳倒大象的實力,僅估值就達到了2.1萬億,放在全球也屬于獨一份。

螞蟻僅僅用了不到10年,就實現了規模的迅速擴大。

螞蟻問世之初,首推的產品就是余額寶。遠高于銀行的活期利率,開始吸引一批又一批客戶前來存儲。

根據統計數據顯示,余額寶所管理的資金規模最高時,已經達到了1.83萬億,比同年中國銀行的存款規模還要高出400億。

說實話,在2015-2018年期間,我國四大行的競爭對手并不是彼此,而是余額寶。

在當時,余額寶對于多數喜歡存儲的人而言,幾乎已經與銀行無異。

不僅如此,隨后螞蟻集團抓住了年輕人超前消費的習慣,開始推出以借貸為主的花唄、借唄等產品。

雖然花唄的用戶遠不及余額寶多,但放貸的規模卻達到了上千億,目前已經成為螞蟻集團獲利最多的產品之一。

據統計,花唄僅在2019年的營收就達到了1200多億,凈利潤率14.98%,達到了180多億。

而到了2020年,僅上半年的營收就達到了725億,而全年凈利潤更是實現了巨大突破,凈利潤率35%,達到了575億。

這樣的增長速度,的確令人咋舌。

與同年中國銀行的凈利潤相比,雖然總額還相差巨大,但利率卻整整比銀行多了兩個百分點。

所以,2020年螞蟻集團的盈利能力已經超過四大行。

但是一向不喜歡錢的馬云卻并不知足。

2020年10月份,馬云在上海外灘峰會公開指責銀行,并旁敲側擊地希望為金融監管政策松綁。

在螞蟻上市之前就準備下2300億,如此多的錢單純的用來花肯定不現實,而它的主要用途是用來擴大規模。

不喜歡錢的馬云,卻一門心思地想賺更多的錢。

說實話,從螞蟻的收益來看,互聯網金融行業的監管的確不是很嚴格。

現在螞蟻盈利最多的項目是花唄與借唄。

在許多人看來,馬云的口碑再怎么不好,但至少他愿意借錢給我。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你從花唄中借的錢,根本就不屬于螞蟻集團,那它屬于誰呢?

在上千億的貸款中,螞蟻實際出資只有38億,之所以能夠達到上千億,是螞蟻通過一種ABS模式刻意去撬動上百倍的杠桿。

而這其中大部分的資金來源卻是銀行。

也就是說,如果哪一天花唄出現問題,它頂多承擔38億的責任,而剩下的幾千億也全部由銀行和金融機構來承擔。

一邊賺取利潤,一邊甩開責任,這招“空手套”的確厲害。

也正因如此,螞蟻上市被叫停,馬云也從大眾視野中消失,最近一次出現還是被網友看到在西班牙度假。

而從上市被叫停以后,螞蟻金融的規模開始不斷縮水。

螞蟻集團除金融業以外,還投資了房地產、餐飲、旅游以及教育等各行各業。

自從上海外灘事件以后,螞蟻的規模就開始不斷縮水。

根據統計數據顯示,去年四季度確保規模已經不足7500億,包括相互寶、金選投顧等在內的產品也相繼被關停。

雖然規模在不斷縮小,但整改卻并未停止。

對于像阿里這樣的大型互聯網企業而言,本業應該還是互聯網科技,但馬云卻打著科技的幌子對外放起了貸。

馬云究竟是企業家,還是資本家呢?

關鍵詞: 暫停上市后 螞蟻金融縮水了